【徐校长谈学员教育训练时间保障问题】

 

今天,徐向洋校长在网上看到了一位家长在给他孩子的留言中讲了一个故事。看完这个故事,徐校长十分兴奋,他说,这则故事不仅是说给我们的孩子听的,也是说给我们的家长听的,我们的家长也必须补上这一课。

年轻的鲁班和很多伙伴告别了家乡,千里迢迢来到终南山学艺。弯弯曲曲的小道有千把条,走着走着有很多人都放弃了,但是这样没有吓倒鲁班和两外两个人,他们凭着毅力走出了山道。

到了一个破屋前,断定了这就是老师傅的房间。坐下来耐心的等。太阳下山,老先生醒来。问了他们几个做木匠的基本问题,他们靠着本领轻松的答对了。老师傅收了他们做徒弟。第一个人学了三个月认为自己什么都学会了,于是下了山;第二个人学了一年,也认为自己什么都学会了,他也下了山;山上只剩下鲁班一人跟着师傅学习。师傅问他为什么不下山,他说自己什么都没学会。师傅微笑地点点头把他带进一间房子,门后有长满锈的斧子、刨子、凿子等工具。他把门后已长满锈的斧子、刨子、凿子依依不停的磨,磨了七天七夜,一件件都磨的闪闪发亮。随后,鲁班把自己磨的斧子去伐一棵参天大树,然后砍成一个光滑大柁,用凿子在大柁上凿了两千多个眼,鲁班足足干了十二白天,十二个黑夜。把成果让师傅看,师傅连声叫好。师傅看鲁班这样的好学,诚恳。就带领鲁班来到西屋。原来西屋满是精致的模型,鲁班下定决心一定要把手艺学好,于是认真的研究起模型来。鲁班茶不思,饭不想。时时刻刻不放下手中的模型,拆了又装装了又拆,反反复复地研究每一个细节。一天师傅把所有的模型烧掉,鲁班用他所看到的学到的做出和原来一模一样的模型,而且也做了很多新的设计模型,师傅看到后欣慰地说,你大师兄学三个月,他只学了肤浅的技术,你二师兄学了一年也不过学在眼中,而你跟我学了三年的时间,不仅学到心中还记在脑中。孩子,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鲁班你可以下山了……

为什么要请家长们看这篇文章,徐校长说:“最近一段时间,网上常有家长向我提这样的问题:我家的孩子到工作室已经三个月了,能否回家上学?有的家长还问我,他家的孩子回去后为什么会出现反弹?”

徐校长说:“这个问题是个老问题、老话题了。在不同的场合,在很多的地方我都这样说过,我们教育训练工作室理论上对孩子的训练是一年时间,谁给我们规定了三个月、六个月?我们都莫名其妙!我以前说过,三个月,我们的孩子刚刚适应了生活,开始有了转变,刚刚能够适应集体生活了,能够使我们后面的高级训练进行、展开了,这只是打好了一个基础。而我们的家长刚看到孩子有些起色,有了初步的转变,就赏心悦目,就陶醉了,就觉得不得了,就觉得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了。其实这只是一个量变,或者说是整个量变过程中的部分的质变,是点上的一些东西,还不能够说明他已经完全具备了先进的意识,积极努力的精神和学习的兴趣了。他只是在行为上有了一点改变,或为我们训练的展开提供了一个基础。到了六个月的时候,我们的李燕主任对这一时期孩子的分析是很透彻的。最形象、最生动的比喻莫过于上面讲的《鲁班学艺》。”

徐校长说:“三个月才刚刚开始,六个月才刚见成效。我们讲的是一年,我们现在想负责都负责不起来。家长为孩子稍许的一点进步便欣喜若狂。一个孩子十几年培养出来的行为习惯,或者说他身上就没有什么行为习惯,至少说他身上没有养成良好的行为习惯,我们用一年的时间去改变他,重新塑造他,时间不算多啊。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我们在呕心沥血、如履薄冰、无怨无悔地工作着,真的是诲人不倦。你给我一块玉,又不给我时间去雕琢;你给我千亩良田,又不给我时间耕种,秋后我只能交给你丰收的野草。因为土地太好了,长的野草肯定也是很壮的。你不让我当农夫,你不让我当雕刻匠,我怎么办?我想为人民服务,想为人民的子女服务,你又不给我时间去服务!回去后反弹的孩子哪一个是拿到我们合格证书的?都是中道而俎,半途而废,没有实现磨刀不误砍柴工。这把刀刚刚才磨亮,家长就已经被他的光芒照射得认为已经锋利了,这样家长就错了。”

徐校长说:“我们的家长浅尝辄止、急功近利,我老徐爱莫能助。我要是劝家长,家长会说我把学生留在这儿,有没有什么经济目的啊?我的原则是多快好省,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地去做事情,节约每一个家庭的教育投入,也是节约孩子的青春生命。不是么?时间就是金钱,时间就是生命。我们已经很努力、很负责任地去做,我的工作没完成,我也着急啊,我对家长说的很明白:你的孩子回去后一定会反弹,孩子的训练时间不足,无法达到预期目的,这一点我提前就告诉过他了。这几天我一直在思考着毛泽东同志说过的一些话,‘阶级斗争要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并对这些话有了新的、深刻的理解。我们对这些问题就是要时时讲、反复讲,书一定要读到百遍,意思才能看出来。我们的工作一定要耐心、细致,无怨无悔、痴心不改,一有机会就要跟家长说。”

徐校长说:“向我们推荐《鲁班学艺》的这位学生家长太好了,他是聪明的、睿智的,是明白人,他就是用这篇文章劝说他的孩子继续地留下来,完成他的训练项目。这样的家长我们是欢迎的,我们要不遗余力地把他的孩子搞好。”

徐校长说:“你的小孩离开工作室回家没有得到我们的认可,我们在这一年内承担了多么大的风险啊?你用十多年的时间,没有给你的孩子赋予良好的学习习惯,没有让他养成良好的行为习惯,没有养成良好的思维习惯,我们要用一年的时间重新去塑造他,重新去构建一个新人,这真是深圳速度啦!我们是在保质保量地完成这项工作的,但起码的训练时间要保障才行,这是个原则问题,也是个技术问题。”

徐校长说:“有的家长理直气壮地说,我的孩子已经来了六个月了!六个月能说明什么?六个月还是正在进行时。我们经常在做正在进行时,我们很少做到现在完成时。凡是我们过去完成时的东西,我们现在有的时候还在做进行时的工作,这就是“售后服务”。凡是我们做到过去完成时态的,都是辉煌的;凡是我们中道而俎、半途而废的,不能正常进行下去的,我们爱莫能助,没办法!”

徐校长说:“我们也跟家长告知了,我们本身的教育训练应该是学校、家庭、受训学员三者之间互相配合、共同完成的。我们专门建立了一支政治思想工作队伍,一个在政委领导下的教导员队伍,就是来解决学生的思想和认识问题的。我们还在加大这方面的力度,还有一部分的工作需要家长去做。”

徐校长说:“我们的家长现在还在犯这样的错误,他们一方面在责备着孩子,一方面还在听孩子的。他分不清要给孩子哪些民主,哪些自由。因为孩子是未成年人,你作为一个成年人有义务承担对他们的指导,对他们的保护,对他们的安排。他十八岁了,大学毕业了,你再去,那叫干涉。而现在你叫指导、规范、划定。过去家庭条件不好的时候,我烧什么你吃什么;现在丰富了,条件好了,你要吃什么,我替你买什么,还征求意见。在孩子成长的关键时刻、原则问题上,老做退步、让步,你有没有自己的一定之规啊?你成不成熟啊?你家长的方向和目的是什么?你将做出些什么?有没有清楚的意图呢?一切都不清楚就听小孩的,小孩没有按他的意图去发展,他又要去管小孩。两个人的价值观、价值取向都不一致,两人都拼命地在挖,挖什么?挖“代沟”。人家是共建和谐,他们是共挖深沟,这不是越挖越远吗?摘自徐向洋教育训练工作室网页)

 

联系我们
手机: 13582016917
传真: 0311-84678325
电子邮箱: lxb191@sin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