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学军在河北电视台《交流》(第77期)节目上与主持人及家长的对话


                                                              《择差教育—为了母亲的微笑》

                               根据2003年10月河北电视台《交流》节目(77期)录音整理

 

          主持人:观众朋友您好,欢迎您走进新一期交流。今天我们来讨论一个新鲜的话题——择差教育。据国家少工委统计,在我国近三亿的中小学生当中,有五千三百万的学生都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问题,老师和家长对他们都束手无策,他们就成了所谓的差生。如此庞大的一个数字,的确是令人触目惊心,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差生产生呢?又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我想这是当前每一个教育工作者都在思考的一个问题。为此我们今天请来了专门从事研究择差教育的徐向洋教育训练集团顾问范学军先生。范先生,你好!

         范学军:你好!

        主持人:还有就有这个问题的一个家庭—韩建华全家。你们好,你好。欢迎大家的到来。范老师我想先问问您,说到这个择差教育,这是绝对一个新名词,

        范学军:是。

        主持人:那您能不能先讲一下什么是择差教育。

        范学军:择差教育是相对于我们国家现在的学校择优录取而提出来的一种崭新的教育。我们选择的这些孩子他们是在学校里面不想学习,不会学习,学习不好,甚至于不学好的孩子,比如自私任性、厌学、逃学、辍学、网瘾、早恋、夜不归宿、离家出走等。这些孩子老师头疼,家长心烦,有些孩子甚至被放弃了,而我们的教育目标,应该是提高全民族的素质。我们对这些孩子进行严格的管束和科学的训练,调整他的心理状态,纠正他的不良行为,同时也要让他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行为习惯、学习习惯,教会他学习方法、学习技能,最后的目标是让他学会生活,学会做人,学会学习,进入学习状态,从而成为一个优秀的学生。这个对于我们国家的教育来说,既是补充同时也是多元教育当中的一元。

       主持人:那照您这么说,择差教育这么行之有效的话,那岂不是对择优录取的一个否定?

       范学军:这个择差教育对我们现行的教育是一个补充。刚才我说的,它不仅仅是一个补充,它是多元教育当中的一元。我们的教育有基础教育,有高等教育,有职业教育,而在教育当中现在缺乏的是训练。人的行为习惯,它是经过训练,生活的养成逐步形成的,而我们现在的教育大部分停留在只教书不育人,忽视行为习惯的调整和训练。我们这个教育对行为习惯的调整,对心理状态的调整,培养一个具备学习状态,具备学习能力的学生。从这个意义上面来讲,它不是否定,他是一个补充,同时它也是一个挑战。

        主持人:那什么样的学生被称为差生呢?

        范学军:我们不认为有差生。我们目前的教育评价,它就是以成绩来定优劣,在成绩这一个标准面前必然会产生出好多成绩不好的孩子。这些成绩不好的孩子,我们并不认为他是差生,因为他的智力是健全的,他的潜能是具备的。现在的问题,就是这些孩子他不在学习状态,他的心理状态有问题,自信心比较差,自卑感比较强,其实这些孩子极富个性,也有他的特长,也有他的天赋,智力并不差,潜能也具备。而他所谓的差,仅仅是心理状态差,行为习惯差,这些孩子你把他叫做差生,实际上给他戴上一个帽子,我们把它叫做择差教育,是不得已一种提法。

        主持人:可是这些所谓的差生总有一些具体的体现?

        范学军:他是表现各种各样,有的表现为厌学,对学习不感兴趣,甚至于逃课;有的由于迷恋网吧,他对学习的兴趣淡化了,对家长的亲情淡化了,它影响了学习;有的由于学习习惯不好,注意力不能集中,不能有效的听课;有的孩子好动,做小动作;有的孩子粗心大意,他这种粗心大意是他的心理状态外在的一个行为表现,造成粗心大意的原因是多种多样的。粗心大意也影响他的正常学习,影响他考试时候的发挥。那么有些孩子生活上的习惯,也会影响到他的学习。比如拖拉、懒散、畏难,遇到困难他不是有勇气去克服困难、想办法去解决问题,而是要绕道走。有的孩子在记忆上面,潜在的记忆能力是有的,但是没有进行开发,他怕背怕记,对那些要求背诵的课文,要求背诵的单词,要求背诵的概念公式,他不去背不去记,他怎么能把学习搞好呢?所以这些孩子多种多样的表现,是举不清说不完的。

       主持人:象您刚才说的那么多,可是我们现在学校也是越办越多,教育制度也在不断地完善,可是几乎每个班都存在着这种学生,不爱学习、逃课、上网吧等等现象,既然学校的教育制度已经在不断的完善了,为什么还会出现这么多的差生?

       范学军:我们可以现实的看一看这个事。在现实生活当中,哪一个班级没有后十名,以至后二十名的孩子。一个老师面对五六十个孩子,甚至六七十个孩子,他顾不过来。对这些成绩比较差,暂时落伍的孩子,他就放弃了,甚至歧视了。这些孩子在这种环境下,他不但不能正常的学习,而且人格心理上面都有到压抑,他的成长肯定会被扭曲的。

       主持人:那象刚才韩妈妈说的儿子这样的情况,其实不止他这个样子,很多学生都是这样迷恋网吧,喜爱玩游戏,那家长和老师都对付不了,那送到咱们这就能对付了吗?

      范学军:就是学校做不了,家长做不了,老师头疼,家长心烦,没办法了。之所以我们能做,我们是一个进行严格的管束,另外一个是科学的训练。严格的管束,我们通过一比八的师生比,一个管带带八个孩子。(管带是什么)管带相当于是学校的老师,但是又不同于老师。老师对孩子是传授知识,而我们的管带对孩子而言,是代替家长和老师去管这些孩子。管他的生活,管他的情感,管他的学习,也还管他的思想品德,这是管。还有一个带,带着孩子进行训练,带着孩子进行游戏,同时给孩子做好榜样,言传身教,身教重于言传,要带着孩子做人,所以我们不叫老师叫管带。“盯管抓查”盯,把孩子放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在我们的视线范围内,我们要盯住他;管,我们前面已经说过了,管要管得细,管得实; 抓,抓细致入微的一些行为习惯,只要是不良习惯,我们抓住主要的,坚决把它拉掉,不允许它冒头。习惯是有迁移的,当一个主要的,对他影响最大的坏习惯被纠正了,那么其他的一些不好的习惯,它也会受迁移而克服掉。同时还要查,查我们管带对孩子,管得严不严,带得好不好;查这些孩子经过训练,他的进步怎么样,状态改变得怎么样。这么认真的严格的“盯管抓查”,这是任何一个家庭、一个家长,任何一个学校、一个老师,他们都不能做到的,也是不可替代的。

       主持人:那确实刚才听您说了这么多,我又有问题了,我就是不听,学生来了我就是不听,你让我这么做,我就是不做,怎么办?

       范学军:这些孩子在原来的学校,在家庭里边他得不到应有的尊重,实际上是非常压抑的,也是受了很多的委屈,得不到尊重受了委屈,从而是有一种逆反的心理,缺乏情感的交流和沟通,而到了我们这儿,第一步要还给这些孩子自尊,我们要无微不至地去关怀他们,同时进行严格的管束和科学的训练,严格的管束,我们把这些孩子当成兵来带,象要求部队的战士一样,来要求我们的孩子,令行禁止,纪律作风严明。通过情感的沟通和交流和孩子再去相处,我们的孩子和管带之间的关系,既有师生的关系,也有父子、母子的关系,也有兄弟姐妹的关系,还有朋友的关系,这是诸种关系的总合。首先孩子把我们当朋友来看待,他为什么不听我的,而我们都是为了孩子的进步,为了孩子能够得到大家的尊重,能够像现在学校里边那些优等生一样,那么活得开心,活得快乐,我想他会听的。同时我们也有严格的纪律,我们有那么一种氛围,哪有这个孩子天生就不想学好的呢,哪有这个孩子就是不求上进,就是愿意听到批评,不愿意听到表扬呢。所以我们有欣赏教育、赏识教育、挫折教育、惩戒教育,诸种教育手段运用在这些孩子身上,用五十把钥匙打这一把锁,我想肯定能打得开。

       主持人:范老师,据我了解,咱们这个训练营实行的是准军事化的管理,把孩子当兵带,孩子都是八到十四岁之间,应该说是正在培养他的能力的时候,有些孩子天生就有一些文艺细胞,那这样带孩子不是会磨灭他的一些天赋和个性呢?

       范学军:我们特别注重孩子天赋和个性的发展,比如说这个孩子我们发现他有绘画的天赋,那个孩子我们发现他音乐的天赋,比如声乐、器乐啦,我们可以在适当的时候,把他的兴趣培养到弹吉他、弹钢琴、吹萨克斯、吹长笛这个上面来,他对这个方面的兴趣,产生了成就感,有了一定成绩的时候,他会更加珍惜自己。而事实上,我们把这些天赋和个性的发展,形成了他的兴趣,再迁移到学习上面来,他的学习兴趣也就油然而生了。刚刚才结束的我们择差教育万里行的活动,把我们一百个孩子,从江苏淮安的总部带到了山东的泰安,最后登上了泰山,八到十四岁的孩子,走了四百六十公里的路,我们带着背包行李,带着行军锅,有时候夜行军,顶着星斗;有时候冒着小雨行军,尝到那种秋风秋雨的滋味。

       主持人:所有的孩子都上去了,没有掉队的吗?

       范学军:发烧了或者在行走过程当中,腿上、脚上这个血泡太大太严重的,影响登山的孩子,我们留下了三四个。正在发烧你带他上去那不科学,而所有我们带去登山的孩子,全部登上了山顶,登上了玉皇顶。我们登上泰山的孩子,个个都有这样的体会:我能走四百六十公里的路,我能登到泰山之顶,还有什么样的困难我克服不了呢?孩子写给家长的信,也太感人了。有个孩子写给家长的信是这样写的:这几天我们天天在走路,每天我们都吃得很饱,但是吃得饭菜不好;每天晚上我们睡得都很香,但是我们没有床,是睡在地上;我给爸爸妈妈写的信,都是我的心里话,但是字写得不好,因为没有桌子,我是坐在地上,趴在腿上写的。你看这个文笔,这是当时情景的真实记载,写得多好。我们有个叫罗心雨的同学才八岁,她从武汉来的。她写到:只要坚持,我就能走到泰山;只要坚持,我还可以走遍世界;只要坚持,我想学习也不在我的话下。

       主持人:可是您看在这些所谓的差生中,有的是爱上网、玩游戏,有的就是逃课、不学习,差生的表现也不一样,那是不是针对这种不同类型的学生,也要有不同的教育方式呢?

       范学军:我们的教育训练是有非常强的针对性,但是我们所有的训练项目,比如说基础训练、专项训练、学习训练,它的训练项目对于每一个孩子来说,都应该走一遭,使他的综合素质都能够达到适应学习、适应社会的要求。

       家长:刚才听范老师讲的这些,我现在担心的就是,是不是我们孩子在这训练一年,回去后功课怎么接上茬,或者是说,是否退一个年级。

       范学军:到我们这个地方来接受训练的孩子,他要办休学手续的,因为训练的时间大概要一年。这一年的时间,孩子的状态改变了,他再回到学校里边,他并不是在原来的班级他升级。因为我们这一年的训练调整了他的心理状态,纠正了他的不良习惯,教会他的是学习方法和技能,养成了他做人做事的态度和责任问题。就相当于参加的是马拉松比赛,鞋里有沙,你是咬着牙坚持跑,以至于把脚跑痛到不能跑退出比赛,还是我把鞋里的沙倒年了,穿好,系紧鞋带跟上大队伍,继续跑咬着牙追上去。他状态改变了,能力增强了,他可以跑出成绩来,他可以赶上这只队伍。同时我们这个教育训练机构,又相当于是一个学生的医院,当然这些孩子身体上没毛病,智力上也是健全的。他需要的是什么,是纠正他的不良行为和习惯,养成良好的行为和习惯,我们对这些孩子存在的毛病进行测试、诊断、调整、治疗,养好了伤再回到主流社会,再去追赶大部队。所以,他没有耽误时间,这些孩子再回到原来的学校里边,要根据他原来知识掌握的情况,确定是上初几,而不是说我的孩子十四岁十五岁,别人上初三了我也得上初三,你知识不在初三,你上初三他跟不上,那是我们的训练原因还是你们拔苗助长呢?

       主持人:那学生经过一年的训练,真的就能发生改变吗?

       范学军:我们有一个徐昆,他刚来的时候,我就怀疑这个孩子,我们能不能把他训好,几乎不愿意收他,一是他口齿不清楚,下巴不停的左右的错动,过这么十几秒钟,两个小手指朝口腔里面一伸,往里边来回的倒动,象刷牙一样,口水朝下流,根据和这个孩子对话的情况来看,虽然口齿不清,你注意听,还能听到他思维是健康的,他的判断是准确的,叙述他是正常的,所以我们认为,这个孩子智力没有问题,是一个行为习惯的问题,再看他口腔里面他龉齿非常严重,可能手伸进去,按住难受的牙齿、牙龈,他舒服一点,时间长了他要找这种快感,他就形成了一个很恶劣的这么一个习惯。爸爸妈妈说,简直就是没办法了,打也打过他,捆他的手也捆过,就是不行。那么就象这样一个孩子,我们既然把他接收下来,就要对孩子负责,对家长负责,对社会负责。我们用很原始的办法,让孩子来盯他,一个小时一班,两个孩子一人抓住他的一只手和他形影不离,上厕所都跟他在一起,交待我们孩子这就是任务,睡觉的时候,我们的管带睡在他的旁边,按住他的手,不让他的手往口腔里去,吃饭的时候,一个叫徐健的管带坐在他的旁边,不吃饭按住他的左手,让他右手拿勺子去吃饭,也就是靠这么原始的办法,就是盯管抓查,他自己感觉到这个坏习惯令别人很讨厌,他又想把它改掉,所以他还是比较配合,三到四天的时候,他头十年的这个坏习惯,竟然就改掉了。当他爸爸妈妈再来的时候,看到徐昆不刷牙了,下巴不来回错动了,不来回错动再在语言上面去训练他,说话也比较清楚了,他爸爸抱着他的儿子就哭了,这个都是非常动人的,这还是靠盯管抓查,他家长没这个时间,也没这个耐心,最后就
放弃了。这样的孩子,我想到医院里也是看不好的,就这么一个孩子,没人愿意跟他在一个宿舍,就是因为他的脚太臭,脚汗重,还有不洗脚,不换袜子,不刷鞋,那么我们就给管带提出要求,督促他要求每天洗脚,每天洗袜子,每天要刷鞋,结果几天之后,同学还来反映他的脚臭,还不愿意跟他在一个宿舍,徐向洋总管带到他的宿舍去说,同学们都说你的脚臭,我觉得你天天都洗脚了,天天都刷鞋子了,脚不会再臭了吧。他把这个孩子的鞋子脱了,捧起他的脚,在鼻子上嗅一嗅,其实还臭,他说不臭了,明明不臭,你们这些同学成见看人,孩子的脚已经不臭了,这个同学的脚已经不臭了,你们还说他脚臭,说着使劲的捏一下他的脚,实际上还是有臭味的。这个孩子的眼泪就下来了,他自己写的日记说校长闻过我的脚了,我爸爸妈妈都没象这样闻过我的脚,这个孩子他后来就自觉了。天天反复的洗自己的脚,天天洗袜子,天天刷鞋子,他的脚果真就不臭了。 我们有些学生他心理上面有一些障碍,我们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要调整孩子的心理状态,有这么一个学生叫孙晨,是江阴人,六一儿童节,碰巧是他的生日,我们在六一儿童节的晚会上面给他买了蛋糕,谁知道他爸爸打来电话,说我们的孙晨,就是不能在人面前讲话,说儿童节的晚会上面,在生日蛋糕点燃后,千万不要叫他讲话,他都愁死了,电话打回来,叫我们爸爸妈妈跟学校说,在这个晚会上面,当生日蛋糕点起来,我们大合唱的同学都站在台子上,大家一起唱,祝你生日快乐。这个时候,我们就说孙晨同学许个愿吧,这时候你许的愿,大家一起来帮你实现,可孙晨怎么也说不出话,眼泪朝下流,一直等了他三四分钟,他仍然嘴直抖,说不出话,我们只好,有一个管带只好说孙晨同学在心理已经说过了,这样吧让孙晨同学站在大合唱的队伍里,马上我们合唱的歌声,当中就有他的声音了,这时候我还没有放弃,我觉得这是一个契机,我紧紧地攥住他的手跟他说,孙晨,我知道你心里想说话,同学们也期待着能听到你的话,这么多的同学和管带祝贺你的生日,你难道连一句感谢的话不应该说吗?跟着老范说,感谢管带,感谢同学们!感谢管带,感谢同学们!!感谢管带,感谢同学们!!!我使劲的把他的手一勒,把话筒伸到他的面前,他真的破口而出:感谢管带,感谢同学们!说了以后就蹲在地上哭了,从此以后他见了人就说话,像说话有瘾一样的,他这个习惯一下子就纠正过来了。

       主持人:可我还有这么一个疑问,学生经过一年以后,回到学校了,会不会经过一段时间又反弹回来了,以前的恶习又出来了。

       范学军:不会。因为我们这个训练是从根本上来解决的,是从学生的状态上来解决的,你想意志品质的具备、自信心的具有以及他这种习惯的形成,我们象把它装在履带拖拉机的履带上一样,进行碾压式的训练,一个长久的行为形成自己的习惯,一个持久的规范的行为形成他良好的习惯。习惯这个东西,它是一个潜意识、不自觉的一个行动,所以解决了一个习惯问题,是解决了一个根本问题,解决了一个生活的基本自理能力问题,是解决了一个基础问题,而解决了一个做人、做什么样的人的问题,是一个关键性的问题。做什么样的人呢?起码要做一个不让别人讨厌的人,做一个自己快乐也给别人带来快乐的人,做一个掌握了知识,有了实力,能够为社会作出贡献、体现自己价值的人,它是有层次的,而如果不能做一个不让别人讨厌的人,你都做不到,你怎么说,做一个对社会有贡献能够体现自身价值的人呢?所以我们学会生活、学会做人、学会学习,这个学习是主观能动的、自觉的学习,他是不会反弹的。

       主持人:择差教育让那些所谓的差生改掉了身上许多不良的习惯,这对孩子、对家庭、对社会而言都是一件非常有益的事情,衷心地希望择差教育事业能够健康的发展起来,让更多的母亲的脸上都露出微笑。感谢今天范老师和两位家长的参与,我们下周节目再见。

 


                                           根据  河北电视台2003年10月26日《交流》访谈节目录音整理

 

                                                                                    2003年10月

联系我们
手机: 13582016917
传真: 0311-84678325
电子邮箱: lxb191@sina.cn